云如墨

因惧养生,因怅养老。
烟酒诗茶,平生大好。
文画双废,志在白嫖。
既愚且昧,亦忧亦劳。
无所信奉,无可救药。
歌舞浮世,风雨飘摇。

淋浴,被,莲蓬头,打到胸。

我,我………不愧是伟大的,惊才绝艳的我。

胃好痛啊。

人家问我写东西的时候我在想什么

得想个办法火速把这篇空洞无物、不知所云的痛经脑残文学写完并脱手,这样它就和我无关了。

想吐。

我真的,好喜欢,翻我自己的尸体啊不是,是死亡的余烬,好感慨,十四岁的文字就是十四岁的文字,灵性多的好像永不枯竭永不死去,两年就磨成了现在的样子,不恨了,但很悲哀,悲哀也不能持久,它终将落作远天孤鸿遗下的,灰败淡薄的影子。

好臭。

要命。

胃很痛很痛,很痛。

头好晕。

睡不着。